bokee.net

商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一章  天生我才外交求学却无路

第一章  天生我才外交求学却无路

  和田一夫说
  我们八佰伴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成为一个国际流通集团。然而说容易,要真正办成就不简单。
  我们是日本企业,企业的性质在日本就已形成。我们要把日本企业的优点推广到世界,同时也必须使八佰伴每个成员认识到,日本是世界大家庭中的一员,而不是世界的中心。我不得不说,这项工作相当艰巨。
  和田一夫呱呱落地,便展颜一笑。助产婆预言他是个了不起的送财人。他3岁就会卖货,被人惊为天生经商之才。他被同学讥讽为"杂货仔",就挥拳捍卫自尊。他立志做一个出色的外交家,却因祖父的一句话丧失了机会。上大学,由于思想激进被校方勒令退学。进"生长之家",发誓做个"出人头地的百货企业家!"
  和田一夫说
  "神想观"决不是用来赚钱的一种道具,它有助于自我控制。我要让更多人幸福快乐的愿望常常和神的波长一致,所以灵感便从灵界降临在我的祈祷中,这就成了我的智慧源泉。40年来我每天清晨一直坚持做神想观,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不断发生。
  日本--美丽的岛国,如一条长龙静卧在太平洋中。举目是浩瀚的大洋波涛,腹背与广阔欧亚大陆隔海相连。孕育了生命的神奇物质--水,日日夜夜拍击、摇撼着这片依恋在海的环抱中的神奇土地。
  这是大和民族的祖国!是一片孕育了无数杰出人物,产生了许多美丽传说,屡度创造人间奇迹的国度!
  小小岛国,资源匮乏,飓风海啸,光顾频仍。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的地质构造,使得火山、地震,屡屡洗劫海岛。但严酷的环境没能使大和民族屈服,大自然烈雨劲风反而陶冶出了日本人坚韧不拔、永不屈服的顽强精神。
  明治维新,励精图治,富国强兵。日本从此走向了世界。和服、相扑、木屐、榻榻米,岛国的习俗与文化成了世人共识的语口。
  就在20世纪,日本便两次震惊了世界!
  三四十年代,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和东南亚发动了疯狂的侵略战争。它作为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策源地,与德国法西斯遥相呼应,残害百姓,抢掠财富,其残暴的兽行令世人震惊!日本也因为其军国主义灭绝人性的法西斯侵略行径,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日本人民在战争的废墟上,经过顽强的努力、拼命的工作,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从连食物都匮乏的战败国,仅用二三十年便成长为经济强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
  这是一个不凡的民族!它历经苦难,却不被苦难压倒;也曾误入歧途,却能默默地从失败处爬起,咬紧牙关,坚韧地继续前行,不屈不挠地走向理想和辉煌!
  创造了"从零到亿万"的经济神话的企业奇才、八佰伴国际集团总裁兼八佰伴百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和田一夫,便是大和民族令人骄傲的儿子!
  和田一夫出生在静冈县热海市。
  三面临水的伊豆半岛北端便是热海市。这是一座人口仅四五万的美丽城市,以温泉旅游闻名于日本。它距东京仅百余里,交通便利,风景优美。流经岩熔地带的地下水带着恒温,汩汩流淌,不疾不徐,升腾出袅袅的轻雾,把小镇映衬得温情脉脉。热海树木苍郁,空气润泽清新,一派田园风景式的美丽,吸引着南来北往的客人。
  20年代转眼到了最后一年--1929年。和田家的儿媳妇和田加津正腆着肚子为年关忙碌。丈夫和田良平要当爸爸了,满心的新奇和喜悦。公公却没这么乐观,饱经沧桑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悦:他在为生活忧心。
  日本在1927年就开始了经济危机。银行倒闭,企业破产。到了1929年,工业生产从危机前的最高点降到危机后的最低点,降低了30%-70%,出口贸易一蹶不振,物价综合指数从174.5%降至120.4%……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外出逃荒、冻死饿死、卖儿卖女的事情屡见不鲜,每日耳闻目睹都是悲惨的消息。
  和田家本份勤勉:外面的事虽知道不多,但世道艰难,活计难寻是确确实实的。一家之主老和田原是耕地的农民,后来热海市扩大,田地变成了市镇,他便到近郊贩些菜卖,好歹有些收入。
  儿子良平和新婚两年的媳妇加津,都在工厂里打工。活计很忙,常常延长工时,工头态度粗暴。但毕竟有收入,能糊口。
  老和田虽然也欢喜添丁进口,早日当上祖父,这可是他的头一个孙子呀!可在生活拮据的日子,添个孩子便是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况且,儿媳带着个襁褓中的孩子,也无法再去谋生。老和田一杆秤的生意,毕竟撑不起家来。老和田得闲便巴嗒巴嗒吸着烟,忧心着这个即将落地的孙儿的生计。
  1929年是农历的蛇年。与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传说是秦方士徐福率500童男、500童女渡海东征赴岛,繁衍生息而成。《太平广记》记载:"徐福,秦方土,福亦作市。宇君房,始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有鸟含草覆死人面即活。鬼谷先生谓:’是东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始皇乃遣福求之;福求得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与偕,乃乘楼船入海,一去不返。"说的即是此事。
  从徐福的入海求药而不还,到日本诗人阿倍仲麻吕长安求学、与大诗人李白的诗词唱和,到大唐高僧鉴真和尚的东渡传经,日本与中国,两千多年的岁月比邻而居,其间的关系千丝万缕!
  日本人与中国人,不仅人种相近,就是文化典籍,风俗习惯,也有许多相似之处。若要详细考证,许多事都有可圈可点的详细出处。它的文字自不待说--除了读音不同,本身就是原汤原味的汉字。它的和服据说便是沿袭了中国唐代的服装。
  在中国人的十二生肖中,蛇被称为"小龙",与龙相似,是个吉祥的属相。日本也是如此。和田家的长孙即将诞生在龙年,即便有再多的苦恼,仍挡不住这份平添的祥瑞之气。
  加津是勤快利索的媳妇,即使临产在即,仍不停地忙碌。她记得母亲的话,怀孕期间越是活动,生孩子便越容易,所以她一直做着家事。煮饭、打扫、缝制婴儿衣物,晚上为他们父子烧洗澡水。记得当年妈妈都是阵痛发作后才从田里赶回家。有一个弟弟赶不及回家,在路上就生了下来。
  加津也是直到阵痛渐密,才停下手中的活计。她几乎连步都不能移了。她挪到门口让邻家大嫂为她去叫丈夫。待良平慌里慌张把助产士请到家时,婴孩已呱呱坠地了。
  助产士把胖乎乎的婴孩抱在手中,乐滋滋地向家人报喜:"恭喜恭喜,是个胖小子!"说也奇怪,一直眯着眼哇哇哭叫着的小婴儿,此时忽然睁开眼睛,停住哭声,居然咧嘴展颜一笑,惊呆了众人!
  见多识广的助产婆最先回过神来,啧啧自豪道。"真是奇了!别的婴孩都是哇哇哭着的小讨债鬼,这个孩子怎么落地就会笑?莫非是来送财的?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若是助产婆能活到今天,一定该为自己超凡的预言应验自豪了。和田一夫真成了拥资亿万的富豪,不知是托了助产婆的金玉良言,还是吉人自有天相?这历来是个见仁见智的谜团。无独有偶,据相术师称,和田一夫有着极为罕见的掌纹,亦不知是天设地造,还是后天修炼。
  当时老和田闻知此言,立刻连连鞠躬:"过奖了,过奖了。托您美言!我们家能出什么人物?平平安安有碗饭吃就不错了。"
  不知日本人是否也有我们这种给宝贝起个贱名,免除灾难的心理。但在命名时,老和田一再坚持给这个孩子起个普通的名字。祖父说。"他是长子,老大,就叫一夫吧。"小俩口儿看看怀中的孩子,相视一笑,就算通过了。
  这个合乎日本人起名惯例,带着某种纪念意义的名字,再普通不过了。谁也没想过日后他会声名赫赫,驰名环宇。但它很符合日本人锋芒内敛、藏而不露的性格--典型的东方民族内蕴、内向的性格。
  小一夫憨态可掬,虎头虎脑,爱笑不爱哭。他精神十足的样子,着实令人疼爱。
  不知是否因为助产婆那番话起了心理暗示的作用,初时愁容满面的老和田,自见小一夫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显得喜气洋洋的。每天出门前,要抱抱孙子;晚上回家,头一件事便是把一夫抱在怀里,逗弄亲吻。
  但老和田自有想法。助产婆的预言他再没有提起过,也不许别人提起。人若说此事,他一律"低调处理":说哪里话,他能混碗饭吃就不错了。说这话时,老和田心里却暗鼓劲:这个有异禀的孩子,一定要好好栽培,说不定将来真能干大事呢!
  大和民族与中华民族文化同源,也是笃信"谦受益、满招损"的哲学,知道"水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辩证哲理。
  初为人母的加津,自然顾不了这许多。她满心喜悦又忙忙碌碌。儿子生下来了,不管他有没有出息,是丑是俊,都是娘的心头肉。何况公公说的有道理,小孩子家,不能惯坏了他。
  一夫降临带来的喜气还未消散,家中的窘境已渐露端倪。加津生产之后,老和田在家帮了几天忙,良平则要赶去工厂上班。可工厂这两个月的工钱却一直没发下来。老和田看家里事儿不多,又急着出去做小生意了。
  幸而加津吃苦耐劳惯了,产后,身体复元很快。"七朝之庆"时,已经可以下床干些轻活了。又过了一个礼拜,就可以在家里操持家务了。
  物价疯长,收入却寥寥无几。良平的厂子明显不景气,老父的收入也不及原来了--因为人们的收入太少了,通货膨胀却愈演愈烈。家中已很久没吃白米饭了,饭中的萝卜越掺越多。良平虽然希望哺乳的妻子吃得好些,但加津每次盛饭都把萝卜少些的饭盛到公公碗里,自己则吃最差的。
  饭后的时光,大家不再能轻松地聊会儿天,逗逗小一夫,收人的苦恼已越来越沉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这天饭后,加津手脚麻利地拾摄着饭桌、洗餐具。老和田和儿子对坐着,沉默不语,只听见老和田抽烟的巴嗒巴嗒声。
  加津忙完,抱着一夫坐在丈夫的身边,一家人都是愁眉紧锁。只有小婴孩两只黑葡萄般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还把胖乎乎的小手放到嘴里起劲地吮着,间或发出"阿咕、阿哈"的惬意呢哺。
  加津忍不住低头在他可爱的腮帮上亲了一口,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巨大、坚毅的母性的力量。她抬头怯怯然而坚定地说出自己考虑很久的想法:"我想也去帮公公卖菜,这样可以多些收入。"
  公公吃了一惊。定了片刻后,断然说:"你一个女人家,孩子又小,还是算了吧。现在东西也不好卖。"
  加津坚持着:"让我试试吧!我想再去收些水果,多一个人总会好些的。"
  说着把求援的目光转向了良平。良平知道加津是个有主意的人,便帮腔说:"让她试试吧。"
  良平从家里找了些旧木板,为妻子钉了一辆手推车,连轮子都是废弃的旧物。上面可放几箱水果,还有小婴孩可坐可躺的位置。加津试了试,满心欢喜:这回既可和儿子在一起,又找到了一份职业。
  于是,未满月,加津便推着手推车沿街叫卖。
  加津心地善良,人缘很好。她的蔬菜水果不但新鲜,而且价钱便宜,份量足,很快便拥有了一批主顾。收入也从开初希望的能养活孩子,到渐渐能顶一个人的工资了。
  加津人勤快,嘴又甜。因为价钱便宜,每日的销量挺大。时常还有邻居托她帮带些杂货,加津也好脾气地答应下来。
  老和田看儿媳妇既没耽误孩子,又有了收入,自然也不再反对。
  只是小一夫跟着日晒雨淋,虽说穷人家的孩子粗生粗长、皮皮实实,但委实叫人心疼。一些老主顾便对加津说:"你就不要带着孩子每天跑,干脆你就摆在家门口卖,我们到你那里买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和田加津连连称谢。回去的路上,她想着这个问题,又有了更好的主意。晚上,她便对丈夫说:
  "我们不如把家里这间临街的房腾出来,开个卖水果、蔬菜、杂货的店铺,不是很好吗?"
  一夫的父亲想了想,觉得主意不错,便一口答应,并立即告知了祖父老和田,祖父亦不反对。
  这样,经过简单的收拾和筹备,和田家的小小蔬菜水果杂货店便开张了,取名叫八佰伴商店。只是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个店会成为一夫父母双亲的终身职业,并在一夫手上发扬光大,成为扬名世界的大企业!
  在日语中,八佰屋即是菜店的意思。取名"八佰"用以纪念开初老和田和加津靠一杆称沿街卖菜,白手起家。八佰伴就是以八佰(菜店)为伴。
  这一切仿佛都是冥冥中的天意,就像一夫坠地那神奇的展颜一笑。激于母爱,为了一夫而创建的八佰伴,实在就是上帝安排给和田一夫的人生舞台!
  一夫的母亲和田加津就像是天生的生意人,有了她的一双巧手和精明干练,八佰伴的生意很快便有模有样了,一个人已有些忙不过来了。
  老和田自然不用沿街叫卖了。就连一夫的父亲也不再去上那份发不出工资的班,留在小店帮干些粗重的活儿和卖卖货。
  小一夫呀呀学语、蹒跚学步地成长着。一转眼,已经长到了3岁。
  八佰伴有一批稳定的主顾。加津心眼好,为人热情,顾客的需求几乎有求必应。一夫的父亲一副好脾气,心地善良,因而顾客的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新的顾客也不断增加。
  尽管是薄利的生意,但销路通畅了,收入便不断增加。一家人的温饱已不用操心了。
  夫妻二人和老和田由衷地感谢这些给了他们衣食的主顾,生意做得更尽心尽力了。
  这一天,父亲一早便去进货了。母亲忙过一阵子,看顾客渐稀,便忙忙叨叨地装好蔬菜,准备给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婆婆送去。走时把小一夫抱上小凳坐着,吩咐他说:"你在这儿看店,爷爷一会儿就回来。"
  这时,邻居大叔伊藤秀行来买东西。见大人不在,就逗一夫玩。不料一夫却一本正经地问他:
  "叔叔,你要买东西?"
  伊藤秀行见他一副认真的样子,便笑嘻嘻地逗他:
  "我要买一包盐、一包味素,你会卖吗?"
  一夫一言不发,跳下凳子,从货架上拿下伊藤秀行所要的盐和味素,用清脆的童音报出了盐和味素的价钱,并说,回头让妈妈记上帐就行了--那时热海市仍是赊帐的买卖方式,不用现款交易。
  伊藤秀行吃惊不小:"你怎么知道是这个价钱?"一夫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我天天看妈妈、爸爸这么卖的!"
  伊藤秀行惊叹不已:这孩子太聪明了!和田家出了个经商的天才!
  消息不胫而走。后来到八佰伴来买东西的人,不少都要亲眼看看这个3岁的孩子。有些顾客还指名让一夫给他们演示一番。一夫素来头脑清晰,口齿伶俐,这些要求不过是小菜一碟,他轻而易举便可表演一番。末了,还是一副宠辱不惊的平静模样。
  顾客们震惊了!他们一边喷喷称奇,一边难掩羡慕喜爱之情。一传十、十传百的,一时顾客盈门,营业额大增。
  加津鞠躬连连,把热情的顾客送出门:"谢谢关照,谢谢关照!"心里高兴得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只觉得幸福满得快要溢了出来。
  加津信奉"生长之家"的宗教,清晨做"神想观"时,感谢神的恩赐,并祈求这样的日子永远保持!
  时序匆匆,几年光阴一晃而过。和田一夫已是穿着校服的小学生了。几年间,大弟、二弟、三弟相继来到世间,和田一家人丁兴旺。可喜悦毕竟只是短暂的,严峻的事实是,家中多了好几张吃饭的嘴。
  母亲加津和一家人,为了这么一大家子的吃饭问题更加忙碌了。所幸八佰伴的生意一直平稳,因而虽无多的积蓄,吃饭还不成问题。
  和田一夫聪颖、老成,在他身上有着一股超乎常人的沉稳和自信。
  一夫的父母都很记得那个台风天的事情。
  一个天气预报有10级大风的日子,加津和良平看看天色还好,便打算到近郊去进些货,在台风前赶回来。老和田早上便去邻镇办事去了。
  不想台风提前登陆。狂风夹着暴雨,一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加津和良平夫妻俩归程受阻。在途中人家避雨时,俩人忧心如焚!家中4个孩子不知怎样了?但愿他们平安、顺当,不要出意外才好1加津闭上眼,不敢再往下想。
  夫妻俩回到家已是晚上十一二点了,母亲立即屋前屋后巡察了一番,发现店铺门窗紧闭,没有打湿任何东西。3个孩子已在床上酣然入睡,只有一夫仍在煤油灯下做着功课。
  母亲从一夫的叙述中得知,暴风雨来的时候,一夫当机立断,立即把窗关上了。但门却因风力太大,关了几次仍闭不上。一夫于是让两个大弟和他一起用力,喊着号子"一二三!"合力把门关上了。
  关上门后,一夫又抱着最小的三弟,与两个弟弟围桌而坐,给他们讲故事。后来总不见父母回来,他又不会煮饭,便灵机一动,从货架上给他们一人拿了一个苹果,削给他们吃了,然后让他们上床睡觉。
  听完一夫的讲述,加津高兴得泪流不止!一夫不过是个10来岁的孩子,却能如此地沉稳机警,遇事不乱,处变不惊!母亲再三对父亲说:"一夫担得起长子的职责,我们晚年有靠了!"
  真可谓从一滴水看见太阳。后来,和田一夫在生活、事业的大风大浪中,不止一次地靠这种非凡的定力和坚定的信心渡过了难关,化险为夷,应验了母亲的预言。
  和田一夫天资聪颖,又少年老成,勤奋努力,学业向来出类拔萃,很使父母感到欣慰。
  可是这一天,小一夫放学回到家中,情景却很是异样:只见他满面通红,气咻咻的,脸上有些青红的伤痕,身上也杂有泥痕草屑。加津一看他这副模样,又气恨又心疼,忙放下手中的活儿,持了个毛巾为他擦脸:
  "一夫,你这么大了还不懂事,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不料母亲这么一问,小一夫的眼泪立刻像决堤的河水一般,"哗哗"地流了下来!他伏在母亲的怀里抽泣不已,边哭边哽咽着说:"妈妈,你们为什么要卖杂货?"
  母亲慈爱地为他擦着眼泪,说:"孩子,不卖杂货我们吃什么?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呀!"
  "你们为什么不能像别人父母那样,当个受薪的职员?害得我在学校都抬不起头!"
  后来,母亲从一夫哽咽、断续的叙述中,总算弄明白了事情经过。原来一夫在考试中得了最高分,老师表扬了他。班里几个穿着体面、自以为有身份的职员的孩子,在放学的路上却讥笑他说:"杂货仔,神气啥!"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他们时不时都把"杂货仔"挂在嘴边,嘲弄一夫,借此抒发嫉妒的愤懑。
  一夫自幼才质过人,心高气傲,向来不甘矮人一头,因而对此类讥讽格外敏感:
  "杂货仔又怎么了?有本事比比看!"
  一夫的眼睛都气红了,也不管自己是否擅长打架,不管双方力量悬殊,母亲"不要惹事生非"的告诫也已丢到了脑后,一腔少年血,要为捍卫自尊决一雌雄!
  小一夫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奋勇出击了!他飞身上前抱住最高的一个,扭打撕滚成一团!对方仗着人多势众,拉扯着一夫,揍了他几下。若是一个人,定然不是激怒了的一夫的对手!双方撕扯了一番,他们无心恋战,留下几声署骂,便扬长而去了!
  母亲听了小一夫的哭诉,神情渐渐庄重起来。她捧起一夫的头,严肃地说道:
  "孩子,你要记住,什么活儿都是人干的。卖杂货没什么不体面的!有没有出息,不在于你干的事是大还是小。卖杂货不见得就没有出息!"
  母亲这番话真是意味深长!一生劳作的母亲以她坚强乐观的人生态度,给了小一夫多少有益的影响和教益呀!
  成年后,和田一夫事业成功,被世人称为"商业奇才"后,回顾早年生活,仍对父母双亲感念不已:"我是家里的长子,小学、中学到大学期间,都靠父母亲的精神与经济帮助。"
  但"杂货仔"的称谓,毕竟给了心高气傲、好胜心极强的少年一夫以很大的刺激。这个记忆甚至不因时光的流逝而淡漠消失,成功后的和田一夫仍屡屡忆及他"自小被同学。朋友笑为杂货仔"!
  男子汉一生要于大事业!这是一夫很早就有的宏愿。要实现这一宏愿,莫过于去当外交家了--中学时的和田一夫,沉迷于外交官的理想不可自拔。
  或者,西装革履,出将入相,代表着国家形象的外交官是对出身低微的一种逆反?反正,在少年一夫眼中,要报效国家、实现自己的高远理想,莫过于这个职业了。
  他为自己设计了一条通往外交官的有效途径:报考当时的名校东京外事专门学校英语科。这所学校,即今天的东京外语大学,一直是外交官的最佳教育机构。
  为了报考这所学校,和田一夫起早摸黑地苦读英语。他意志坚毅,学业一向出色。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此番他更是加倍努力了。他在家中墙上、写字桌上、床边,凡是目力所及的地方,都挂上英语单词。每天从睁眼到熄灯,进屋出门,口中都念念有词,废寝忘食,乐此不疲!
  尽管后来他未能如愿地当上外交官,但此番扎实的"童子功",却给他驰骋国际舞台、建立国际流通集团的"国际主义"思维打下了坚实的基石!
  他一生都对这个少年时的理想念念不忘,对未了之愿耿耿于怀。每当他为日本与国外的交流与沟通进行了有益的工作时,他总欣慰地想,我是在商业的舞台上,履行着外交官的职责呀!言下之意,充满了"曲线救国"成功了的得意!
  因为少年时的梦想,是以心血浇灌出的花朵,它不仅是思想的产物,它伴随着身心的成长,已化为生命中牢不可分的一部分!
  阻止一夫这一理想实现的,是他的祖父老和田。
  老和田并非不知长孙志向高远,禀赋优异。他对长孙的寄望之深,期盼之切,丝毫不亚于一夫的父母。但从他务实的观念来说,外交官的梦想实在太虚幻了,远不如经商来得实在。况且一夫是长孙,是要继承家业、分担家庭的责任的呀!
  他将这番思虑殷殷切切地对长孙说了,虽不无严厉,但期盼之心切切。
  一夫听了,默不作声。以这么一间小杂货店缚住年轻人的一生,未免有些急功近利的残酷了。
  老和田见这一番说辞不能奏效,长叹一声,把自己更深一层的思考和盘托出了:
  "日本是打败仗的国家,短期内都不会在外交上有说话的余地,这时候进学校做外交官,哪有前途呀!"
  这番话说得极有见地,充满了人世历练的智慧!此时正是二战结束不久,日本国内物资匮乏,生活艰难。按照《波茨坦公告》的决定,日本连在国内都没有说话权,还要看占领、代管日本的美国人的脸色呢!
  和田一夫彻底被说服了。哪个热血青年愿意去从事一项没有前途的事业呢?和田一夫忆及这段往事时说:"就是这一句话,我失去做外交官的机会!"
  和田一夫按照家庭的意愿,在父母的支持下,转读日本大学的预科,准备翌年进入经济系攻读,为他商海的航行,做充分的、理论上的准备。
  垂下梦想的双翼,在谋生的现实路上蹀躞前行。虽然是经过了理智的抉择和认同,但在精神上总摆不脱挫折感。考上了名校的青年一夫,毫无得意之色,总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他无法预知,人生中的一场更大的风暴正准备向他扑袭而来。
  40年代末期,各种主义和思潮在日本的知识文化界翻卷、泛滥,各自拥有自己的信徒。大学校园历来是文化观念的敏感之地,是培植各类思想、流派的优良土壤。校园的夜晚和周末,礼堂和大教室里总是熙熙攘攘,挤满了热衷于各种学说的青年学子。
  这天晚上,和田一夫夹杂在人群中,听了一场关于激进主义思想的演说,引动了他深切的共鸣。
  长久已来积蓄在心的、对"杂货仔"称谓的不满,如同找到了泄洪口,立即愤怒地喷发了!澎湃直泻,势不可挡!
  他在日记中写道,父母亲的商业行为,是不公正的,是剥削贫苦农民。
  要用暴力推翻这个罪恶的社会,实现人类的理想。
  这些思想,很吻合他的青春激情,发泄了他理想受挫的苦闷,使青年和田一夫感到破坏欲带来的独有的酣畅淋漓的痛快。
  他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他没有意识到,在其中作崇的仍是"杂货仔不光彩"的深层潜意识。
  大学第二年,他背着父母偷偷加入了学校的激进派组织,与众人一道参加了许多激烈的、富于攻击性的行动。在一次反对学费加价的运动中,触怒了校方,被学校当局处罚退学。
  退学的处罚,倒没有对青年一夫构成太大的冲击。满脑子狂热思想的一夫,注意力正集中于如何在遭受个人损失时,把他的主义坚持下去、发展开来呢!
  退学通知发到了一夫母亲手中。这恍如晴天霹雳!一夫的父母万没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供养着读书的儿子,竟是这样的不懂事、不争气,惹下这样的祸事!
  父亲与母亲默默无言、沉思对坐了一夜。最初的惊慌与愤怒慢慢退却了,加津的思路渐渐明朗化了。
  母亲说:"儿子有过失,有父母的责任,不能推出去不管。一夫盲目跟从别人闹事,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信仰。我相信一夫是个能改过的孩子。我们把他送到’生长之家’吧!"
  良平没有多言,默然颔首表示同意。
  翌日清晨,父母双亲同去学校把一夫接回了家。母亲立刻收拾东西,让他到"生长之家"教团去反省一些日子。
  不料此一去,揭开了和田一夫人生新的篇章。
  和田一夫是抱着宣传激进思想的念头到"生长之家"去的。他是一个忠实于信仰的人,他要到这个信徒众多的日本宗教组织里,通过争辩与宣传,普及他心目中的正确思想。
  他被安排在一间小房间里自我反省,身边放着那本后来影响了他一生的《生命之真谛》。这是"生长之家"教团导师谷口雅春先生的著作。但此时,他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
  很令他失望的是,"生长之家"的师傅及信徒,无人与他争论。他们沉静地反省、思考,一团和气地谈论一些生活和思想。
  和田一夫转而殷切地盼望聚会。他翻阅熟读自己信奉的理论,准备在聚会时,一俟别人开口,立时展开争辩,令正确的思想倾泻而出,在这片死气沉沉的地方生根开花!一夫辩才无碍,这点他深为自信!
  聚会的时间终于到了。出乎准备大施辩才的一夫所料,"生长之家"的信徒们没有跟他争辩对错,只是平静地望着他,就像望着一个受尽委屈又无由申辨的孩子,目光中含着期待,希望他把心中的一切不满全倾吐出来。
  这种温情的目光如同和煦的春阳,一下子瓦解了一夫心中郁闷不满的块垒。一夫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他说呀说,把心中积蕴已久的话,全都半讲半骂地吐露出来了。
  人们宽容地倾听着。一夫也觉得心中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他开始平心静气地读那本《生命之真谛》。原有的激进思想、攻击行为开始瓦解,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生命之真谛》赋予了和田一夫新的思想,给了他人类之爱的启迪。步入一个有爱的世界,对于培养健全的人格,改变偏执、盲目的仇恨,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人生里程。
  从"生长之家"回到家中,和田一夫觉得有了全新的自我。有爱的人间风光旖旎,有着无尽的诗意。和田一夫胸中再度泛起澎湃的豪情:他要实现高远的目标,创造一番有益社会的大事业!
  和田一夫恭恭敬敬地面对父母,说出自己的收获和想法,请求父母原谅自己的过失,发誓"要做个敬爱父母的好孩子,出人头地的百货企业家"!
  母亲望着父亲,俩人相视一笑,欣慰极了!
  人生的路虽然漫长,但要紧处往往只有几步。和田一夫在人生转折的关头,得到父母深切的关爱和悉心的呵护,确如他所言:"这是我的幸运!"
  和田一夫开始进入父母开创的八佰伴,在商海扬帆远航,去经受人生的风雨。
  和田一夫说:商店的宗旨理应是为顾客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

分享到:

上一篇:从零到亿万》--和田一夫传奇

下一篇:第二章  革除赊帐亿万之路从零起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