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商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十三章  蛇年蜕变迁都香港会港督

第十三章  蛇年蜕变迁都香港会港督

  1989年,蛇年,一夫60花甲。神灵托梦,实施大蜕变。公司实行三项制度改革,其中周休三日制开日本国先河。于其身,则退位让贤。组建八佰伴国际流通集团,自任总裁。目标瞄准中国市场。眼光敏锐而独到地提出中国"南方时代"的理论。中国的一场风波,影响香港资本急速流失。和田一夫当机立断:将总部迁到香港,本人也定居香港,现在是最佳时机!此举震动了日本。一夫一到香港,港督卫奕信立即破例会见。
  和田一夫说
  在人事管理方面,最重要的是公平。换句话说,要公正地评价每一个职工的成果。如果感情用事,就会产生偏心,大家就不会一呼百应。所提拔的员工必须是个众人推崇的人物。提拔时必须公正地评价被选拔人的实际成绩,否则职工们就有意见:"怎能提拔这种人呢?"从而开始不信任领导,渐渐不听指挥。领导自己要严以律己、不断进取,否则难以担负领导的责任。企业领导的责任举足轻重,所有事情往往根据领导的意志发生变化,领导之变化会带动整个企业发生变化。
  对于领导来说,最重要的是自身各方面要过得硬,别无他法。只有自己在各方面过硬了,下面的职工才会过硬。因此,自我培养乃是领导面临的重要课题。领导本身必须不断蜕变、进取成长,否则也不会有企业的发展。
  月光洒下一片幽蓝,万籁俱寂,只有海波一遍又一遍地舐吻沙滩时发出的絮絮情话般的声音。
  一条罕见的大蛇突然临降在海滩上。
  大海随之波涛汹涌,连绵逶迤的山岭般的巨浪发着雷鸣般的咆哮,排山倒海从灰黑的大海深处翻滚过来。
  仿佛是金戈铁马,慷慨悲歌。
  大蛇十分痛苦地抽搐着,一节一节往前拱。挣扎翻滚中,海滩上留下蜕掉的皮壳。
  一道金光腾空而起,蜕皮后的大蛇变成了一条金灿灿的巨龙,在太平洋上空盘旋。
  和田一夫猛地翻身坐起,揉揉眼睛,方醒觉这是南柯一梦。
  此刻,正是1989年1月1日凌晨3时。按农历,1989年是蛇年。
  和田一夫属蛇,这一年正是他的花甲本命年。
  莫非神灵托梦?
  和田一夫信手拿过《广辞林》一查,"蜕皮"辞条下的义项是:厚皮动物,每每成长,就须蜕皮。喻破除旧习,吸收先进思相
  凌晨4时,和田一夫准时作"神想观"。在神灵附体中得到启迪,和田一夫必须脱胎换骨蜕变重获新生,八佰伴同样须要大蜕变来实现名副其实的国际企业的转轨。
  和田一夫当机立断,大蜕变就从蛇年的这第一天开始。
  他拉开窗幔,举目窗外,只见一派银妆素裹、漫天飞絮。
  和田一夫不禁脱口吟哦:"瑞雪兆丰年!天助我也。"
  上午8点,和田一夫便坐在热海八佰伴迎宾馆"白石山庄"的办公室里。
  和田一夫接捺不住神灵所示和自己的决心,立即组织高层领导会议。
  当手扶电话机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八佰伴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元旦召开高层领导会议的。
  犹豫只那么一下,会议通知就发出去了。
  大蜕变只争朝夕,刻不容缓。
  况且是连开两会。下午1时开常务会,3时开部长以上干部参加的经营业务会。
  与会者均带着惶惶然的猜测来到"白石山庄"。
  和田一夫发表题为《大蜕变》的演说:
  "八佰伴已有墨守成规的趋势,我们必须使它得到新生。因此,我打算把这一点定为蛇年目标。我正在考虑,要把那些同一工作干了5年以上的职员调到新的部门,让他们担任新的工作。这个方针适用于总经理以下全体人员。
  "另外,年薪500万日元以上者,其报酬与工作内容是否相符,要对总经理以下全体人员进行核查。我在这里正式宣布,以上两点作为新年的方针。"
  元旦的高层领导会散会以后,又一个大胆的设想浮现在和田一夫的脑海:在八佰伴内实行周休三日制。
  这时候,周休三日制在全日本还没有先例。在全国率先进行这样大的改革,是需要有伟大的气魄和果敢的胆略的。
  仅仅3天之后,1月4日,八佰伴全体职员作了新年晨典之后,和田一夫就召来八佰伴工会主席举行劳资首脑会谈。
  当和田一夫提出周休三日的设想与工会主席商榷时,才知道这个设想与工会主席带来的建议惊人地巧合!
  工会提出的要求是每年工作2000小时。和田一夫提出周休三日,一年的工作日是209天,工作时间差不多就是2000小时。
  这次会谈双方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不谋而合地擦出火花,双方都十分愉快。
  2月,在八佰伴国内经营战略会议上,正式通过周休三日制方案并对外宣布。
  "一石激起千层浪。"日本的新闻舆论对八佰伴这一在全国开先河的重大举措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报道。
  同行们感到吃惊,说八佰伴是玩噱头、出风头,简直是胡来蛮干。
  然而,仅仅两年之后,包括大荣、三越等日本超一流百货公司在内的绝大部分同行企业都相继实行周休三日制。当初指责八佰伴胡来蛮干的同行无不翘起大拇指,称颂和田一夫的高瞻远瞩。
  和田一夫的这三项改革,为八佰伴注入了旺盛的新鲜血液。
  首先,和田一夫认为人长期从事一种工作。即使主观努力,试图拼命吸收先进思想,也难以改变陈旧观念。不用说,经验是重要的。不过,尽管积累了不少经验,但还是应该伺机力求创新。
  因此,同一工种干了5年以上者必须调动。
  其次,对高薪职员的报酬和工作内容是否相符进行核查和评估,可以提拔能者,削裁庸者,调动全体职员的工作积极性。
  再次,采用周休三日制,可以适应劳力不足的现状,确保优秀人才的使用。后来的事实证明,和田一夫这一超越时空的英明决断,是选择了最适当的时机。后来同行纷纷效仿,已经失了先机,迟了一步。
  和田一夫始终认为,经营公司的责任,既不在部下,也不在周围环境,完全在于经营者本身:自身变化,将影响周围变化。
  自身的变化,带动世界变化,这就是和田一夫的哲学。
  因此,在八佰伴实行三项制度改革的同时,和田一夫就思考着自身及八佰伴高层的蜕变。
  这时,和田一夫担任八佰伴百货店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主管经营业务;胞弟和田晃昌担任副总经理职务,主管财务和开发。
  和田一夫自身蜕变的宏愿,是要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真正的国际企业领导人。
  蛇旧皮不蜕,就不能成长;不能成长,就意味着死亡。
  然而,蛇蜕皮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
  和田一夫为了扬弃旧我、迎接新生,情愿拥抱痛苦。
  和田一夫决定:退位让贤!
  将总经理的位置让给副总经理,自己组建八佰伴国际流通集团。
  这个痛苦的蜕变经历了整整半年。
  这半年中,和田一夫脑海中反复浮现的是八佰伴前董事长兼创始人--父亲和田良平的形象。
  1962年,和田良平将总经理的职位让给了年仅33岁的和田一夫。当时,和田良平也只有57岁。
  和田良平在让位时仅仅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话:"新时代要求企业经营现代化。一夫,大胆地干吧!"
  其后,和田良平就退至后台,任董事长,作和田一夫的坚强后盾。
  和田一夫在这半年中拜会了许多国际商业界人士,阅读了大量书籍,学习了日本和世界的政治形势和经济形势,形成一个强烈的感受。21世纪将是一个无国界的时代!
  八佰伴在80年代下半叶得到了真正飞速的发展。1989年,制定了使营业额倍增的中期5年规划。
  这个规划的目标之一,是把海外店铺从12家增至20家。但仅仅过了两年,已经达到22家。
  同时,海外要求开店的委托书仍然雪花似的源源送来。
  建立一个真正国际企业的时机已经成熟。
  八佰伴唯有这样才能深深扎根于无国界的21世纪。
  当年,父亲让位是57岁,而自己现在已是60花甲了。
  7月的一天,和田一夫正式通知副总经理和田晃昌,由和田晃昌接任总经理的职位。
  和田晃昌升任总经理,他的手下也跟着升职。专务董事原有三人,其中二人提升为副董事长,一人擢升为副总经理。
  与此同时,高层领导从原来的21人减少为14人。
  在八佰伴董事会上,和田一夫正式宣布总经理交替。
  总经理办公室原封不动由和田晃昌入主。和田一夫不无留恋地只身走出总部。
  因为和田一夫明白,如果原总经理还留在总部的话,新总经理和职工就难以开展工作。
  当时,和田一夫筹建的国际流通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尚未落成,就在迎宾馆"白石山庄"临时办公。
  总经理的交替,使和田一夫得以从日常事务中解放出来。作为新的国际流通集团的总裁,和田一夫可以专心思考八佰伴的未来。
  作为八佰伴,因为总经理的交替以及高层领导的人事变动,再加上先期已经开展的几项蜕变措施而输入了强劲的新鲜血液,使八佰伴迎接21世纪的全球战略扎下了坚定的基础。
  可谓是一石三鸟。
  和田一夫退出总经理职位由和田晃昌接任后,立即组建了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自己就任总裁。
  由和田晃昌领导的日本八佰伴百货店改名为日本八佰伴,隶属于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
  创建了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之后,集团的工作重点就落在了"国际"二字上,主要是发展全球战略。
  和田一夫认为,欧美发达国家经过高速的经济发展,会相对地处于稳定状态,不可能有更大的飞跃。
  但今天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将会像欧美发达国家和日本所经历过的高速发展那样经济腾飞。因此,21世纪将是亚洲的时代。
  谁能抢先占领亚洲市场的滩头,谁就在21世纪插入了深深的楔子。
  环顾亚洲,"四小龙"已经取得了高速发展,东南亚各国的经济也正在步入快车道,中国经济正在准备起飞。
  正如波拿巴·拿破仑所说,中国是一头睡狮,当它醒来的时候,全世界都要为之震动。
  中国经济一旦起飞,谁也阻遏不了它以最短的时间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因此,在亚洲时代的21世纪,中国将是台风眼。
  就在蛇年,中国发生了一场令世人注目的风波。
  和田一夫不能不像关注自己的命运那样关注中国。因为在八佰伴21世纪的世界战略中,中国是最重要的一个砝码。
  在思考八佰伴未来的过程中,和田一夫早已对中国进行了成熟的论证。
  其一,亚洲是世界目前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
  就像日本当初因为工资随着经济高速增长而一路爬升的时候,将工厂迁往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一样,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工资一旦升高,那么工厂将会搬迁到工资更低的国家如马来西亚等。
  大量资金注入马来西亚,就会促进马来西亚经济的快速发展;经济快速发展,工资水平就会随着提高。当工资提高到工厂制造商不愿接受的程度时,就会再寻找更为廉价的下一个目标。
  这下一个目标也许是泰国、印尼、菲律宾等国家。
  再接下来应该就是中国。中国将是最后的生产基地。
  况且,中国在接受外资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方面,虽未形成大规模,但已初露端倪。
  未来的中国生产基地将是从渤海湾到北部湾的沿海地区,尤其是青岛到海南岛,类似日本的环太平洋带或者东海道城市带。这个地区将汇集全世界众多的工厂。
  中国的国民人均收入比较低,大约为三四百美元。华南地区高一些,如深圳已超过3000美元。
  和田一夫坚信,华南地区的国民人均收入超过2000美元的时代为期不远。
  其二,全世界的生产基地一旦集中在中国,就会产生日益高涨的消费需求。
  华南地区有居民1.2亿,按照中国政府的计划,随着世界生产基地的实际集中,将有3亿人口在此地区定居,以缓解劳力不足的矛盾。
  3亿人口聚居华南沿海地区,这是一个壮阔的划时代的"南方时代"。这个"南方时代"必将到来。
  3亿人口,是两个半日本的总人口。如此庞大的消费群,假若八佰伴要在此地区开设店铺,几百家也只是小菜一碟。
  八佰伴在新加坡开店时,新加坡的国民人均收入是1500美元,可现在已快达到1万美元了。
  国民人均收入从1500美元增至1万美元期间,正是销售商品的黄金时机。
  正如日本所经历的经济发展以及国民收入的增长在新加坡重现一样,新加坡的经济发展以及国民收入的增长,也必定会在中国出现。
  因此,考虑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的前途走向,和田一夫始终将目光注视着中国。
  此时,和田一夫早就认定,要创建一个真正的国际企业集团,就很有必要把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的根据地由日本迁到海外。否则,如果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仍然在日本安营扎寨,那么人们势必认为,集团的中心仍是日本。这样一来,就称不上真正的国际企业。
  但是,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企业把总部设在外国,还是零的纪录。
  正如和田一夫在商界多次实现零的突破一样,这一次,和田一夫以其永远进取的胆略,决心再开先河,对八佰伴甚至整个日本商界作一次宏伟的实践。
  出于对中国大市场的考虑,和田一夫脑海中经过反复掂量,已经决定将总部迁徙地定位于香港。
  和田一夫认定,香港是中国的桥头堡,是实施21世纪亚洲(尤其是中国)战略的最佳地点。
  香港历来是商家必争之地。
  香港与中国大陆血脉相连,密不可分。
  和田一夫专程由日本飞抵香港观察动向。经过分析,他认为中国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中国改革开放不会变。现在,全世界的人们都渴望富裕,中国不会例外;
  中国有着5000年文明史,近几百年来,中国经济落后了,但一旦醒觉,中国将会再度创造奇迹。
  中国的前景一片光明。
  正如先前的思考,和田一夫预测"南方时代"一旦来到中国,那么在香港归还中国的1997年,那些早在中国牢牢扎根的企业--如八佰伴将总部迁至香港,届时将自动成为中国企业--就能受惠。倘若1997年以后迁来香港,那将为时晚矣。
  在香港,由于1989年风波的影响,资本急速流失,转移到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
  这时,和田一夫又一次想起索尼集团的"间隙理论"。
  靠着应用盛田昭夫(请参阅广州出版社出版、刘中国与柳莉合著的《赚钱奇才--盛田昭夫传奇》一书)的"间隙理论",八佰伴在巴西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分店,从海外发展战略中找到了一条生路,完成了今天国际流通集团的第一次重大转机。
  现在,八佰伴又一次站在十字路口。
  机遇再次垂青和田一夫。不过,将逆潮流而动称之为机遇,也只有和田一夫才具备这样的胆识。
  资本的大量流失,正好使香港经济形成诸多间隙。
  和田一夫立即拍板定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进入香港,此其时矣!
  将总部由日本迁往香港这样重大的决断,在八佰伴内部受到了重重阻力。在日本同行中,反响也很大。有人甚至惊呼:和田一夫发疯了!
  确实,人们的耽心和规劝都是出自善意,也都不无道理。
  但是,身兼商家、战略家、哲学家等多种素质的和田一夫,是不会满足于坐守江山的。
  如果那样,八佰伴早就于60年代投靠大企业,就不会有海外突围的战略壮举,而形成今天的跨国规模。甚至于"八佰伴"的名号从那时起就在地球上消失了。
  平心而论,将总部迁到香港,不是没有风险的。但在商言商,哪一项决策是可以不冒任何风险呢?机遇总是与风险同在。
  假如成功,八佰伴就会因顺应"天时、地利、人和"而得以长足发展,成为世界上独树一帜的企业。
  倘若失败,至多就重新从零开始。
  1951年热海市的那一场大火,八佰伴全部被烧光,一无所有。和田一夫就是从废墟中站起,从零起步,白手起家,发展成今天的八佰伴跨国企业的。
  那场大火,使和田一夫形成了一个牢固思想--随时准备从零开始。
  人只要拥有"随时准备从零开始"的思想,就会勇气倍增。
  如果现在就准备抛弃一切,人就无所畏惧无所不能。
  "从零开始"的思想潜藏着巨大无比的能量。
  和田一夫唱起那首他十分欣赏的名为《既是男子汉,就要干干看哪》的歌。
  男子汉哟,男子汉,
  降临人间,就一条光棍,
  死的时候,也光棍一条,
  活在世上,得干一番事业,
  既是男子汉,就要干干看哪!
  和田一夫去意已决。
  歌声中,和田一夫扬帆启程。
  和田一夫万万没有想到,在香港迎接他的第一个人竟会是香港总督卫奕信先生。
  卫奕信总督是香港政府的最高首脑,作为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的个人代表坐镇香港,实际就是香港的"大总统"。
  和田一夫一到香港,马上就接到日本驻香港总领事久保田先生打来的电话。
  久保田先生在电话里说,卫奕信总督听说和田一夫携家眷和财产定居香港,同时八佰伴总部也迁移香港,很感兴趣,愿意能尽快会见和田先生。
  和田一夫闻言自是兴奋不已。
  香港总督是个大忙人,平常人几乎完全无缘求见。即使是香港本地的名士要人欲谒见总督,也必须提前几个月提出申请。而谒见时间照例不超过15分钟。
  和田一夫本也有这个愿望,想不到的是卫奕信总督在和田一夫下车伊始就亲自通过久保田总领事向和田一夫表达了这一意愿,令和田一夫喜出望外。他对卫奕信总督确属破例的深情厚意感激万分。
  和田一夫立即表示,马上拜会总督。
  1990年5月10日,这是和田一夫认为他61岁的生涯中最为光辉的日子,也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个纪念日。
  这一天,和田一夫由日本总领事久保田陪同,应邀前往香港政府总督卫奕信爵士官邸。
  卫奕信总督接到通报,走出办公室迎接和田一夫和久保田。
  一阵寒暄,卫奕信总督直奔核心主题:
  "和田先生,有两件事情,我想询问一下,所以邀请您光临敝处。第一,作为八佰伴集团总裁的阁下,是否真的打算移居香港?第二,阁下夫人也赞成全家移居吗?"
  看来即使是香港的最高首脑,也对和田一夫这一不同凡响的动作怀有疑虑呢。
  确实,当时香港的资本纷纷外撤外移,还在势头上。另外,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企业将总部迁移海外,八佰伴还是第一家。
  八佰伴的这一举措,在香港和日本两地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影响十分深远,甚至国际商界也对这一行为表示了关注。
  和田一夫对这两个问题爽快地回答:Yes。
  和田一夫还从衣兜里拿出"香港居民"的身份证,双后递给卫奕信总督。
  卫奕信总督接过身份证,显得无比高兴。
  卫奕信总督当下向携带包括个人财产在内约有11.5亿港元(相当于230亿日元)的资金,将总部迁至香港的国际流通集团八佰伴及其总裁,表示热烈欢迎。
  这时,和田一夫拿出一张1990年4月28日的《泰晤士报》赠送给总督。
  该报以《用红茶干杯》为题作为重大新闻以头版头条报道了八佰伴进军伦敦市场的消息,并配发了一张建造购物中心土地买卖协议书签字仪式的大幅照片。
  《泰晤士报》是伦敦发行的世界一流报纸。而英国是卫奕信总督的祖国。
  一来是这份报纸令卫奕信总督感到亲切,二来八佰伴在他的故乡投资,所以,卫奕信总督接过报纸喜形于色,笑容可掬。高兴之余,还流露出对故土的眷恋之情。
  话题转到敏感的1997问题。卫奕信总督向和田一夫发表了大段的见解:
  "通过邀请日本、美国等经济大国前来积极投资,香港的繁荣将会持续到1997年。如果香港的繁荣一直持续到1997年,将对中国绝对有利,中国就能从英国手里接受一个保持现有体制的香港。接受一个经济持续繁荣的香港,正是中国的最大希望。
  "再说,这种形式的田还,将给香港居民最大的安全感。
  "我以为,正是因为有像八佰伴这样的企业,主动将总部迁至香港,总裁本人也在香港居住,并将全部财产带来本港进行投资,而且诸如八佰伴这样的企业今后将会不断来港,所以香港的未来将是五彩缤纷的。
  "为此,我向阁下表示衷心的感谢!"
  卫奕信总督的一席话,使和田一夫激动万分,心底涌起一股信念:来香港这一步走得太对了!
  会见持续了35分钟。
  告别卫奕信总督,回到湾仔的住所,和田一夫心潮久久不能平静。
  港督的会见,说明了和田一夫全家及八佰伴总部迁居香港得到了香港官方的承认、肯定和接受。剩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大施拳脚。
  但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和田一夫还能如鱼得水、一帆风顺吗?

分享到:

上一篇:第十二章  母亲"阿信"终生魂系八佰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